第139章 迟来的道歉

    两人进入状态,都不再多言,互相比拼棋局。

    一个母命难违,一个是被妹妹掌握命脉。

    昔日互为好友的二人,谁也不肯让谁。

    两人额头逐渐冒出冷汗,棋局先陷入到白热化状态中。

    良久之后,施文轩手中白子停滞在半空中。

    竟是不知道该落在哪里。

    “我...输了。”他手垂下,无力说道。

    “承让了,施兄。”傅楼长松一口气,幸不辱使命。

    施文轩叹气,让开位置。

    “傅公子棋艺不错,小女子也想比试一二,不知是否可以?”

    柳月言开口道。

    傅楼无奈叹气,侧头看向人群中的李安言。

    他本来只想比一场的。

    傅楼并不想暴露自己太多,不想成为人群中光芒般的存在。

    李安言伸手,置于身前,作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出来。

    傅楼无奈叹气。

    看来这局若是输掉后,会死的很惨啊。

    两人快速进入棋局。

    傅楼原本见柳月言是女子,本没上心。

    起手开局,便让了她几手。

    傅楼愈下愈发觉得,柳月言的棋技,不过如此。

    然而就在他轻敌的时候。

    柳月言忽的杀起来。

    五招之内,扭转乾坤。

    十招之后,杀的傅楼丢盔弃甲。

    “傅公子,你输了。”柳月言嘴角弯起,自信道。

    傅楼额头上,冷汗落下。

    他输了。

    “承让,傅公子。”柳月言得意道。

    傅楼拱手作揖回应。

    李安言跺脚,直接扭头离开。

    傅楼忙追上去。

    这个小祖宗,看来今晚是哄不好了。

    柳月言得意的目光扫视过人群。

    最后落在顾兮兮、沈子宁二人的身上。

    她的眼神中几分挑衅。

    不过她似乎很享受周遭众人的追捧。

    暂且没开口要进行下一局。

    顾兮兮忽的感觉自己手被握紧几分。

    她朝着身旁那人看过去。

    “兮兮,你认识她么?”李君泽问道。

    “我瞧着,她好似一直在等着你看。”

    顾兮兮摇头,“不算认识吧。”

    她脑海中想起那日柳小姐来牙行的时候。

    似是柳小姐这般大家闺秀,好像不屑于和她认识吧。

    “那就好办了。”李君泽轻声道,嘴角弯起一抹弧度。

    “不认识的话,就可以不用手下留情。”

    顾兮兮不解,她正想问李君泽什么意思的时候。

    李君泽已经朝柳月言走去。

    “柳小姐,久仰大名。”李君泽拱手作揖。

    “看来,今日围棋第一,要在你我之间一决胜负了。”

    他话不多言,直接坐下。

    柳月言跟着坐下。

    李君泽将自己这边的黑子推过去。

    “柳小姐先请。”他道。

    柳月言蹙眉,“那倒是不必,李公子请。”

    李君泽嘴角弯起弧度,既然如此,那他就不客气了。

    “听闻柳小姐近日想购进宅院?”他问道,同时第一枚黑子落定。

    柳月言看了眼棋盘,愣了下。

    她从未见过第一个棋子就落在棋盘正中央的。

    “是。”柳月言心不在焉回答。

    打起全身心的精神,认真应对李君泽。

    “柳小姐看过那么多处宅院,可曾有满意的?”李君泽棋子落定,再度问道。

    “还没有。”柳月言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她搞不懂,为什么李君泽要聊起这些?

    李君泽落定第三子,没多言,只是看向顾兮兮,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顾兮兮忍不住攥紧手,原来君泽是知道的。

    那日下午害她跑遍整个城北疲累不堪的罪魁祸首。

    一炷香的时间后——

    柳月言手中白子举棋不定。

    “柳小姐,你输了。”李君泽冷淡道。

    柳月言面色纠结。

    她居然仅仅一炷香的时间,就输给了李君泽。

    柳月言很难承认自己输掉这一点。

    她脸色阴晴难定。

    顺着李君泽的目光,朝顾兮兮望过去。

    眼中顿时更多几分狠毒。

    又是顾兮兮!

    这个牙行的小娘子!

    为什么总跳出来坏她的好事呢?

    柳月言刚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