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嫂嫂,人各有命

    见谢兰语满脸期待和向往,洛梵烟倒是没有泼冷水的心思。

    眼下她一心只想赶快到凤鸾殿,见过皇后娘娘之后,再去揽月殿把自己亲娘接出来。

    她也没有心思去探究谢兰语到底是怎么成为兽语者的。

    反正她很清楚,只要她没死,这个世上就不会出现第二个兽语者,谢兰语多半是在撒谎。

    一路上,谢兰语不停地炫耀自己通兽语有多厉害,兽语者有多牛哔。

    洛梵烟敷衍地时不时应和几声,十分不耐烦。

    可落到了谢兰语的眼中,就成了她快压抑不住自己的嫉妒之火了。

    当她们终于抵达凤鸾殿外,等着宫人通禀的档口,谢兰语忽然叹了口气,拉住了洛梵烟的手。

    “嫂嫂,我知道你性子争强好胜,但是这世上人各有命,不是争便能争到的。”

    听了这话,洛梵烟一脸的莫名其妙:“你在说什么?”

    “兰语只是随口一说,嫂嫂听一听便罢了。

    这是皇宫里,总不能让人说我们姑嫂不和。”

    谢兰语好似很满意洛梵烟的反应,还贴心地给洛梵烟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襟。

    好在宫人这个时候就已经过来请她们入内了,否则洛梵烟真的会忍不住。

    进凤鸾殿的时候,谢兰语昂首挺胸地走在洛梵烟的前头,端出了一派女主人的架势。

    周围的宫人都看得莫名其妙,洛梵烟落后两步,也用一种无奈的眼神看着她。

    进了主殿,谢兰语迎着皇后的目光走上前,盈盈俯身行礼:“臣女谢兰语,拜见皇后娘娘。”

    皇后脸眼皮子都没掀一下,压根儿没搭理她。

    这个时候,洛梵烟走上前来,越过了谢兰语半步,见礼道:“臣妇洛梵烟,参见皇后娘娘。”

    “熙王妃免礼,来人,赐座!”

    皇后的声音里都带着柔和。

    “谢皇后娘娘!”洛梵烟乖巧地应了声之后,这才抬起头看向了上面。

    皇后出自琅琊王氏,举手投足之间,充满着世家风骨,即便是端坐后位这么多年,也没有折损她的半分光华。

    “此番召你前来,有几件事想要问一问你。”皇后娘娘眼神都放在了洛梵烟的身上,就跟完全看不到一旁还跪着的谢兰语一般。

    洛梵烟瞥了一眼地上的人,道:“皇后娘娘请问,臣妇一定知无不言。”

    “咳咳……”王皇后清了清嗓子,小声道:“四殿下昨天怎么会在熙王府忽然发疯?”

    听了这话,洛梵烟抿了抿嘴唇,看向了地上还跪着不敢起来的谢兰语,叹了口气道:“这件事,若是让臣妇来说,多少有些过分主观。

    未免落人口实,不如请娘娘问问佛兰县主吧。

    毕竟昨天,安王殿下是为了佛兰县主,才会不顾身份地闯进我沉香榭的。”

    话音才落,洛梵烟的眼角余光就瞥见跪在地上的谢兰语,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哆嗦。

    “哦?竟有此事?”王皇后眉眼一压。

    紧接着,她仿佛才看到谢兰语一般,声音瞬间变得严肃了起来:“佛兰县主怎么跪在地上?来人,还不快快将县主扶起来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