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6

    陆温珩给了肯定的答案,“能。”

    他凝视着路星辰,承诺道:“你想住多久都可以。”

    路星辰小指蜷了下,抬眸,“多久都可以?那要住五年、十年、一辈子呢?”

    陆温珩跟他对视,“可以。”

    路星辰撇嘴:“你哄小孩呢,你难道不结婚吗?”

    吐槽完,他又说:“那说好了,直到你恋爱以前,我都要住在你家,你不能赶我走。”

    陆温珩被他的态度逗笑,“好,不赶。”

    “骗人是小狗。”路星辰睁大眼睛看他。

    陆温珩脸上的笑越发明显,他抬起小指,“要拉钩吗?”

    “……我才没那么幼稚。”

    路星辰趴了回去,沉吟一会儿,再次开口:“你会原谅你母亲吗?”

    陆温珩笔尖一顿,停下签名。

    他的神色很淡,“不会。”

    路星辰愣了愣,“这么绝对?”

    “她不会改。”

    路星辰回忆昨晚他跟章苏影的对话,那份强烈的掌控欲扑面而来,确实是没改变的。

    陆温珩放下笔,缓缓讲道:“今年她的状态好了一些,二月份回来过年,她还主动提起要找到杨老师和顾凌母亲,为当年的事道歉。

    我以为,她终于意识到自己错了,那时已经打算原谅她,但我只是稍微松动,态度好上一些,仅仅只过了两个月,她又故态复萌,开始监控、插手我的生活。”

    路星辰重新坐直,静静看着他,做一名倾听者。

    陆温珩音量不高,语气也很平静,只是在陈述,“她频繁给我打电话,每天打好几个,批判我的朋友,不断让我相亲,又细碎到我吃什么、穿什么都要管,要完全按照她的想法来。”

    “……”

    路星辰只是听都觉得没办法忍,太窒息。

    “那天,”陆温珩沉默了几秒,“车祸发生之前,我刚挂了她的电话,当时我们吵了起来,她哭得伤心,一遍遍重复她认错了,可她是为了我好,我不能这么对她……她没有意识到自己要改变。”

    挂断电话时,他很茫然,问了自己几个问题:母亲如果不爱他,是不是会更好点?他到底该怎么跟母亲相处?

    直到昨天她回来,再一次插足他的生活,甚至又一次麻烦到别人,他终于找到答案,他无法原谅她。

    此后,也不会再考虑原谅不原谅,为这个问题犹豫和迷茫。

    路星辰听完,眨了下眼,有什么一闪而过,但跑得太快了,他没抓住。

    “原来那天你也跟你母亲吵架了?”他指了指自己,“其实我也是。”

    自嘲地勾了勾唇,他又纠正,“也不对,不该这么说,是我单方面在生气和郁闷,我母亲并没有理我。”

    他生日前几天生病,连着低烧,生日那天才好了一些。

    或许是生病的人总是更加脆弱,他早上起来,看见空无一人的家,手机也静悄悄的,父母没有给他一句祝福,他突然很难过。

    他蜷在沙发上,捏着手机给父亲打电话,可打了好几个,始终没有接通,于是他又给母亲打。

    打到第三个,电话被接通了。

    他母亲的语气很冷淡,“什么事?”

    “妈妈,今天是我的生日。”

    “就这件事?你已经不是小孩了,”她有些不耐,“还有其他的事吗?没有我要挂了,马上要开会,我没空。”

    他张了张嘴,最后只是低低嗯了声,然后听那边毫不犹豫挂掉了电话。

    那之后,他第一次生出“如果我没有出生在这个家该有多好”的念头。

    生出念头后,人就会自然地去联想。

    于是他想到,如果他没出生在这里,会去哪里?他会变成谁?他会不会有爱他的父母,不再需要他祈求、期盼地想要一份爱。

    想着想着,他忍不住笑了。

    那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他又想,他是不是应该放弃对父母的期待了,他是不是应该承认和接受,他们真的不会爱他?

    思绪回笼,路星辰轻笑说:“我早就应该释怀的。”

    陆温珩也轻轻地笑,“一样。”

    母亲生他养他,这份亲情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割断的,所以现在这样就好,距离够远,不必产生太多摩擦。

    节假日,或者他们回来,或者他过去,大家见一面,聚一聚。

    他不会原谅她,但会给予她尊重。

    窗外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太阳从云层里探出头来,阳光重新撒向大地。

    注意到不远处架起一道彩虹,路星辰站起来走到窗边,又偏头对陆温珩说:“过来看,有彩虹。”

    陆温珩起身,到他身边。

    两人并肩,一起注视那道雨后的彩虹,仿佛看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