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城寨16

,我就已经死了,剩下的这个只是一缕残魂罢了,哎,你干什么!”

    温凉没等秦小九感叹完,竟然一把抄起少女,直接往楼下跑。

    “还有你的用,你坚持一下,别这么急消失!”

    秦小九一脸懵逼:“什么、什么用,你要我干什么?”

    “主持婚礼。”

    “谁的?”

    “廖国邦和王莉美啊,还能有谁的!”

    傍晚六点十八分,夕阳挂在地平线上,乌鸦发出嘎嘎叫声,九龙城寨的荒凉愈发明显。如果说刚进来的第一晚,这里给人的感觉是空城,到了今天,已经是废城了。然而随着第一声鞭炮炸响,整座城如同被重新点燃的蜡烛一般,迅速地活了过来。

    温凉还记得他从廖国邦住所找出来的那张日历,5月18日宜远回,忌嫁娶,但那是阳间的嫁娶,阳间的忌讳恰恰是阴间的适宜。

    将白蜡点燃,嫁衣备妥,温凉与独孤明一起将王莉美的东西与廖国邦的骨骸放在一起,敬天地两杯浊酒,燃清香叩谢神恩。

    “王小姐,虽然我不知道冥婚的规矩,但我把你要找的人带回来了。”温凉说,“王莉美、廖国邦,良辰吉日已到,今天就是你们的婚礼,请你们速速入席。”

    冷风吹过,带着呜咽,燃烧的白蜡上的火焰幽幽转为蓝色,远处忽而响起幽远的唢呐锣鼓声,慢慢的,原本一片漆黑的城寨中,灯火一盏盏亮了起来,红色白色的灯笼从四面八方摇晃着聚集到此,纱幔悬垂下来,随风轻摆,红白各占一半。四处皆是鬼影憧憧,小孩子发出欢喜的笑声,大人们凑到一起,嘴里叽叽咕咕说着听不懂的吉利话。

    王莉美穿着忠伯准备的红色绣金线的嫁衣,没有戴红盖头,手里捧着花,婀娜多姿地走来。她比照片上看起来要更年轻、更美丽,除了手上还能看到淡淡的切割痕迹,几乎像个屏幕上的大明星,她先进到场子里,低着头,静静地等待着。

    不知是谁高声喊:“新郎入场。”

    过了一会儿,廖国邦才慢慢走了过来。他没有穿忠伯准备的婚服,而是着了一身警服,满脸通红,脸上有些不自在。面对众人的道喜,他显得十分尴尬,徘徊许久,才敢慢慢走到王莉美跟前。

    “春生……”王莉美含羞带怯,“我终于等到你了。”

    廖国邦显得很为难,他看了眼温凉,又看了眼王莉美,最后叹了口气:“小美,对不起。”他低声但清楚地道歉,“连累你被害是我的错,但我无法接受你的好意,我对你真的没有那种意思,你知道的,我一直只把你当妹妹……”

    王莉美怔怔地看着他,眼泪一滴滴地落了下来。

    独孤明在旁边轻轻用手肘捅温凉:“温哥,现在怎么办啊?”

    温凉:“……”他也想问怎么办啊,本来以为把冥婚搞定就一切都结束了,谁想到还有这一出,怪不得忠伯说这事不好办。

    不知什么时候,周围的喧闹声都静止了,不知哪个小鬼不懂看风水,大声问:“他们怎么还不拜堂?”结果被大人一把捂住嘴,拖着潜入了地里。

    阴风阵阵,王莉美的脸色一时铁青一时涨红,身上的伤疤一会儿消失一会儿出现,似乎正在极力克制。廖国邦也很尴尬,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他想要解释,又嘴笨。这个哪怕死后也能震慑雨夜屠夫的警察,在王莉美的生气面前,竟然一点办法也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秦小九猛然喊了一声:“它来了!”

    独孤明吓得一愣:“谁、谁来了!”

    一阵狂风刮过,所有燃烧的蜡烛全部熄灭,清香折断,冥婚的纸扎人偶纸牛马全都被吹得翻倒在地,廖国邦一步跨前,将王莉美挡在身后,看向天空中翻滚的乌云。

    那里头仿佛有什么怪物将要出现,黑色的云层翻搅不息,恶臭弥漫。没有什么能力的小鬼们全都四散而逃,眨眼之间就跑了个干干净净。

    “是苏益民和虎哥他们,也是曾经控制你的东西。”温凉说,“他们是这个九龙城寨里百年来盘踞的恶,不是我们能对付的。”

    独孤明傻眼了:“什、什么,你也不能对付?”

    温凉:“你是不是疯了,我只是个新人。”

    独孤明:“……”你现在跟我说你只是个新人?!

    温凉大声喊:“秦小九!”

    秦小九:“?”

    温凉说:“这是你地盘,你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

    秦小九:“???”

    温凉:“我和独孤明要准备交卷了,你可别连累我们。”说着,温凉对独孤明说:“准备好了没,咱们陈述交卷刷完成度,我说上半截,你说下半截,最后一句我们俩一起说,跟紧了,务必确保最后一个字同时说完,跑!”

    独孤明:“哈?”

    天空中的黑云翻腾,中间出现了一张张丑恶的鬼脸,有苏益民、雨夜屠夫、虎哥等人,它们呼啸着冲温凉与独孤明俯冲而下,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