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布局

    两小时前,高专地下室——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还能通过血脉感应到羂索的位置?”禅院真希双手抱在胸前,倚着墙看向面前发型别致的胀相,意味不明的开口。

    她此前对咒胎九相图是持敌对态度的,毕竟这家伙是特级咒灵,之前还在诅咒阵营,莫名其妙和虎杖悠仁成了兄弟,谁知道是不是有什么阴谋。不过现在她对胀相的态度已经有所改观了,不光是因为靠着他的血脉感应在一千扇门中找到了通往薨星宫的正确道路,更是因为这家伙把禅院直哉打了个半死,让她非常愉悦。

    一个小时前原本护卫在天元身边的胀相打电话说他有办法找到羂索,禅院真希当时就直翻白眼质问他怎么之前不说,不然乙骨忧太也不至于为了一个分|身白跑肯尼亚一趟。

    “我与他的感应没有和弟弟们那么强烈,无法区分本体和□□,而且我之前的注意力一直在悠仁身上。”胀相似乎听到她内心的话,坦荡回答。

    自从老二老三死了之后,他只剩虎杖悠仁一个弟弟了,身为长子他确实有点弟控嫌疑。

    禅院真希正要吐槽,身旁的乙骨忧太突然上前一步,周身萦绕着煞气,于是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自从五天前他从肯尼亚匆匆赶回来就是这副样子,脸色黑的吓人,眼底的黑眼圈有明显的加重痕迹。

    “羂索现在在哪儿?”

    他的声音不如说是冷静过了头,低沉却极具压迫感,墨绿色的眼眸

    胀相看他的样子顿了顿道:“大约是高专向北三十公里以内,具体的位置我感应不到,但是羂索应该设置了帐。”

    乙骨忧太听后沉思了片刻,转身向禅院真希道:“真希桑,你先留在这里,我去找羂索。”

    禅院真希一愣,“可悠仁和惠他们也马上——”

    “我等不及了。”乙骨忧太打断她,面上像覆了一层寒霜,六天了,他已经六天联系不到纪眠,不能再等下去了。

    -------------------------------------

    乙骨忧太一把揽住纪眠的腰,在空中旋转一圈才消解了她的速度,咒言失效,咒灵里香倏地在他身后出现张开双手,乙骨忧太一个借力落回了房顶。

    纪眠紧紧抱着身前的人,感受着她的白衣少年因为xx运动而剧烈震动的胸腔,鼻尖萦绕着他身上熟悉的皂角香气,半个多月的想念疾如洪水冲破闸门倾泻而出,这几天被关在帐里的恐惧与不安只因为他的出现都烟消云散。

    翻涌的感情再也控制不住,两人一站稳,纪眠双手覆上他的脸狠狠吧唧了一口,“忧太,想死你了!你再不来,我就要被开颅了。”

    乙骨忧太一手还紧紧攥着她的手腕,眉眼间是毫不掩饰的狂喜,他刚打算开口,却突然剧烈咳嗽起来。

    “怎么了?”纪眠吓了一跳,连忙给他拍背顺气。

    “咳咳,没试过这样的。”乙骨忧太显然受到了咒言反噬,声音沙哑得不像话。

    咒言术其实就是赋予言语咒力,通过咒力使说出口的话变为现实,但一般都会使用指向性很强的字眼,并且只有当施术者的咒力强于对方时才不至于受到太大反噬。

    像他刚才说的‘纪眠,过来’这种任意性太强的话,而且还要通过扩音器放大音量进行大范围输出,毫无疑问极其消耗咒力,虽然乙骨忧太本身咒力趋近无限,但对他的声带也会有很大的损伤。

    乙骨忧太感觉着喉咙撕裂般的疼痛,心想所以狗卷同学才会随身携带润喉药啊。

    纪眠看他的样子又急又心疼,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声响。

    羂索不知什么时候也跃至房顶之上,脸成了一块黑色锅底,他显然没有料到乙骨忧太的突然出现,烦躁地啧了一声,似乎不打算多说废话,手一挥,身后逐渐出现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羂索改良了夏油杰的咒灵操术,现在不需要再用圆球召唤他持有的诅咒小精灵。

    漩涡开始不停吞吐,有两个暗红色像钳子的东西首先冒出来,紧跟着一个庞然大物逐渐露出全貌,竟然是一个巨型螃蟹,却长着像乌龟一样的壳,背上背着一座形状奇怪的房子,歪歪扭扭的,莫名有点像某哈的移动城堡。

    乙骨忧太长刀已经出鞘,凝眉看着羂索的召唤咒灵,莫名觉得有点眼熟,好像五条老师给他说起过这样一只奇形怪状的咒灵,是高专登记的十六只特级之一,叫做蜃气楼,是遭遇海难溺死的人对海洋的恐惧而形成的诅咒。

    蜃气楼体型极大,动了两步就跳到乙骨忧太二人身前,整个房顶都抖三抖。

    传说它吐出的蜃气会化作海市蜃楼,乙骨忧太看它嘴角刚开始吐泡泡,神色一凛提刀就要上,突然一道黑色身影形如鬼魅般出现在蜃气楼的身后,银光一闪,几乎是在瞬息间,庞大的身体竟然被齐齐砍成两半,嘴里刚吐出的白气也被打散。

    纪眠心里卧槽一声,刚在内心惊呼这家伙看起来很厉害,没想到出场时间还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