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级

    视野暗了又亮,邱聿发现自己出现在一处颠簸的机舱里。

    机舱昏暗,只有一盏红灯忽明忽灭,伴随着尖锐的告警哨声。周围同时出现的四名路人玩家正面面相觑,彼此确认这次随机到的任务模式。

    “逃杀局,”一人透过机窗看向外面,“雪山图。”

    “我靠,第一局定级赛就来这么变态的图吗?我特么是非酋附体吧!”

    “定级赛遇到逃杀局,终宝你赢了……”

    西延雪山,是《终末世纪》中比较特殊的一类战场地图。

    这张地图属于逃杀混战模式,一场游戏里,共有20支五人小队会以跳伞的形式被投入地图,玩家身上除了一把匕首之外,没有任何其它武器,游戏过程中也不存在可以兑换武器的“基地”,所有资源都必须从地图中获取。

    逃杀地图周边围绕着浓郁的毒雾,会随着时间渐渐向地图中心蔓延,玩家一旦被毒雾吞噬,若是不能在十秒钟内脱离,就会被毒死。

    另外,按照《终末世纪》的背景设定,在逃杀地图里,除了彼此为敌的20支玩家小队以外,依然有变异兽四处游荡,击杀变异兽获得的晶核可以直接用于强化手里的武器和防具部件,因此,在这种模式下,猎杀变异兽依然是很重要的工作。

    不过,因为没有“基地”,在逃杀模式中阵亡的玩家无法复活,但可以选择进入队友视角观战,当全部队友阵亡后,还可以选择在场其他玩家的视角。

    当然,观战状态下所有的语音和文字交流都会被屏蔽,防止有人利用这个规则作弊。

    邱聿之前冲段位的时候也遇到过几次逃杀局,不过这类地图本身就少,在排位赛里出现的概率很低,他也没玩过几次,这座雪山他仅在练习模式下探索过地图,对地形还算有些印象。

    而西延雪山之所以成为所有玩家的噩梦地图,是因为——在这张地图里,若是长时间停留在一处没有暖源的地方,就会渐渐冻僵致死,不停移动则会在雪地留下脚印,暴露自己的位置,而有暖源的地方是固定的,又常常成为争夺激烈的战场,或被高手拿来作陷阱……

    总之,想在这张图里存活到最后,对大部分玩家来说十分艰难。

    “怕什么!对我们难,对别人也难,大家都是一样的!”染着满头红毛的玩家捶胸给众人打气,“大家加油,能苟住一个是一个!”

    一支五人小队里,只要有一个人活到最后成为赢家,整支队伍就算获胜。

    听到红毛的话,另一名玩家也平静下来,问:“那咱们怎么打?一起走,还是分头苟?”

    大家你来我往商量了几句,最终确定方案——各自分开寻找生机,随时在频道里联系。

    毕竟,定级赛上大家都是单排,互相不认识,也没打过配合,遇到逃杀图,各自为战可能比组队一起走存活率更高,也能最大限度地避免被人一锅端了。

    刚刚商量定计,准备时间就结束了。机舱里骤然响起一声尖锐的警报,紧接着舱门打开,机械音开始诵读跳伞倒计时。

    邱聿一马当先,毫不犹豫跨出舱门,坠向下方被白雪覆盖的针叶林。

    这时,受到首页推荐的影响,开始有其他观众陆陆续续进入邱聿的直播间,弹幕顿时有了点活力:

    「主播这是在往哪儿跳?」

    「直接找建筑废墟?就不怕被人蹲点落地成盒?」

    「哦哦哦居然是西延雪山刚开局!这个时间好巧,该不会和隔壁慕神随机到同一场比赛了吧?」

    邱聿调整降落方向,冲着针叶林边的石坯房废墟落下,还未等着地他就解了伞,依靠惯性飞向废墟一堵残墙的窗口。

    顺着他的视角,弹幕里已是一片震惊:

    「卧槽!」

    「真的假的?!」

    「这运气逆天了吧?」

    ——只见邱聿下落的角度刚刚好,恰在抵达窗口的时候,他伸手攀住窗沿上方歪斜的石棱,身体直接从窗户荡进室内,翻滚着卸掉冲击力,却连窗台上的积雪都没有碰掉一丝一毫。

    「卧槽牛逼!要不是我亲眼看着,我绝对不相信这骚操作!」

    「合理怀疑这是碰运气,不然也太巧了吧!」

    「我也觉得是碰巧,这控伞精度,就算是职业选手也没几个能做到吧?」

    邱聿瞥了一眼弹幕,没搭理,起身往废墟室内下层摸去。

    这处废墟里没有火源,也没刷出来枪械,他上下搜寻了一遍,只找到一把猎户用的弯刀,外加两包伤药。

    就在邱聿搜索完毕,准备离开这处废墟的时候,他脚步突然一顿,然后快速而轻盈地接近废墟“门”口一片倾斜的石柱,踏着石柱借力而上,伸手攀住倾斜石柱和天花板的缝隙,就那样把自己挂在了门边角落上方。

    弹幕:

    「……失敬了,主播是哪位退役大神?」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