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

    关于飞梭连环事故的新闻在热搜上挂了整整一天。

    好在,交管方面很快有消息出来,证实这场事故没有造成任何人死亡,网友们才重重松了口气。

    当天晚上,邱聿完成八小时直播下来,从许轻轻那里得知,鹰骑战队的选手们已经平安回到驻地。除了刘今戎,战队的其他选手伤势都不重,各自在社交平台发了报平安的帖子,很快将粉丝们焦灼的情绪安抚下来。

    然而,鹰骑战队内部远不如选手们在社交平台上表现得那么淡定。

    教练贺谨行坐在会议室里,眉头皱得能夹死蚊子:“汤未燃已经谈好转会,王驿也准备退役了。等春季赛结束,队里就只剩飞白和周澍……还有杜尘和林近夕。”

    杜尘是计划中夏季赛才会接替汤未燃上首发的年轻人,林近夕也是今年刚从青训营收进来的替补队员,两人都还没完全跟队伍磨合好。等到汤未燃和王驿离开,队里真正能跟得上慕飞白战斗节奏的,就只剩下周澍一个了。

    《终末世纪》的战场永远不可能只靠孤胆英雄获得胜利。

    会议桌另一边,俱乐部老板李廷臻沉着脸:“刚才英华联系我,周凉郁反悔了。呵,这边刚出事,那边就反悔,估计是信了那个邪门儿的‘三连冠诅咒’,觉得今年我们拿不下星盟杯,不想折腾了。”

    刘今戎出事是意外,没人能料到,而周凉郁的做法纯属落井下石——早就谈好的转会,临签合同前一天突然反悔,原先的英华俱乐部居然还肯留着人,也是心够大的。

    面对这个情况,贺教练很头疼:“只能先尽力把春季赛打完。夏季赛让林近夕首发,再去青训那边找个新替补。”

    李廷臻的神色却没有丝毫放松:“替补好说,我是担心夏季赛。这么短时间,想谈下来合适的队员不容易。”

    星区常规赛春季赛5月22号结束,之后只有为期一个月的小转会窗口,6月22号星区夏季赛就要开始,选手名单在6月20号之前必须上报完成,开赛后禁止更换添改,时间非常紧。

    而星区常规赛夏季赛之后紧接着就是星盟杯,夏季赛相当于星盟杯预选赛,期间没有转会窗口期,各个战队派遣参加夏季赛的选手基本就是星盟杯阵容。所以,在春季“小窗口”转会的选手非常少,即使有,也大都在春季赛还没结束的时候就会完成洽谈。

    比如汤未燃,转会合同都已经跟下家签好了。

    再加上,因为大部分选手都会在冬季“大窗口”期间流动,合同又很少出现半年的,就导致想在“小窗口”期间挖人变得更加困难。

    “要不,我再劝劝王驿?”贺教练皱眉,“如果他能晚一年退役……”

    “别说一年,他再晚半年,征兵年纪就过了,必须赶今年的夏季征召。”李廷臻摇头,“选手退役后的出路就那么些,他有自己的职业规划,我们不能为了个星盟杯就断年轻人的后路。”

    突如其来的一场事故,令战队意料之外地捉襟见肘起来。

    沉吟片刻,李廷臻无奈:“实在不行,只能去别的战队借人了。”

    鹰骑俱乐部不止《终末世纪》一个战队,还有打《星痕纪元》和《永恒》的队伍,只是游戏不同,战斗机制多少有区别,借人的话,留给队员做适应性训练的时间并不充裕。

    “哎,说到借人,我突然想起个事儿!”

    贺教练双眼一亮,猛地坐直身体,差点扭到戴着护颈圈的脖子。

    却听他兴奋道:“前几天飞白定级赛直播的时候,遇到个挺厉害的小孩儿。那两场比赛的录像我看了,实力很强,而且据他自己说,是个纯玩家。”

    李廷臻闻言挑眉:“据他自己说?”

    贺教练想了想:“他说的是不是真话,总要再深入接触一下才知道。就那两场比赛看下来,战斗风格倒是挺独特的,要真是职业圈的孩子,我不至于一点儿判断不出来。”

    李廷臻抬手敲着桌面,思索良久,道:“实力很强,却只是纯玩家,估计是没兴趣当职业选手。”

    这样的例子不是没出现过,前年隔壁《永恒》就有个纯玩家把挑战榜屠了一遍,各大俱乐部争先恐后向对方递去橄榄枝,最后发现人家做生意分分钟几千万星币,根本看不上电竞圈的小打小闹。

    贺谨行显然也想到了《永恒》的事,笑着说:“应该不至于,他在御游有直播间。御游的签约主播本来就是靠游戏为生的,如果签的是A级经纪约,三方好好谈一谈,想把人借调过来应该不难。”

    听到这话,李廷臻点头:“行,我找御游了解一下。”

    ……

    邱聿还不知道他已经被人盯上了。

    第二天下午,他照例开启直播排位赛,却不想刚进比赛,他居然又遇到了慕飞白。

    沙漠绿洲神殿遗迹,夜景逃杀图,他和慕飞白是队友。

    与定级赛不同,排位是可以组队开黑的,所以慕飞白身边还带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