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溢

    这天的晚训Rank,邱聿还是参加了。

    “幽魂2207”现在是属于他的训练号,为了保证训练效果,他再次更改了角色外观,与比赛号统一,使用了扫描的身体数据。

    他如今已经在这具身躯里待了一个多月,对肢体的控制力比先前更强,即使现在手短脚短的,作战也不会再受到影响。

    鹰骑战队和御游直播平台之间有合作,队员们每人每月都要完成15小时的直播任务,他们平时会商量好轮流在Rank训练的时候开播,尽量不同时开,免得队粉不知该去谁的直播间。

    这天晚训正好轮到慕飞白开播,他刚进直播间,就被大片大片弹幕刷屏了,刷的还是同一句话——

    「恭喜慕神完成初次倒Flag跑单成就!说好的跪地求婚呢?」

    慕飞白:……

    甚至就连他匹配到的队友也笑着问他:“哎,慕神,说好的跪地求婚呢?”

    慕飞白笑着锤他一拳:“楚星焱,你够了。”

    楚星焱是无尽战队的前队长,退役两年,目前签在御游做直播。他没在赛场上遇到过慕飞白,却在线上Rank见过不少回,当过队友也当过对手,勉强算是熟人。

    “那个幽魂2207真是Omega?”楚星焱忍不住好奇。

    “嗯,真是。”这件事没必要保密。

    “你们老板怎么想的,签个Omega进队里?”楚星焱不理解了,“你们队里可是有俩Alpha,就不怕他成祸水?”

    说着,他向慕飞白身边看过去。

    今天Rank慕飞白依然和杜尘组队,贺教练似乎有意让杜尘和慕飞白多配合多亲近,以免将来再出现汤未燃那样的事。

    杜尘显然听到两人说的话了,却连一个表情都没给,低着头默默摩挲手中的枪。

    慕飞白“啧”了一声,瞥着楚星焱:“你以为Alpha是什么?随便见到个Omega就得抢?怎么没见你们随便看到个女Beta就打架啊?Alpha也是有审美的好吧?”

    楚星焱乐了:“怎么?他长得不好看?”

    慕飞白有点烦,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

    恰逢准备时间结束,游戏开始,他随意挥挥手,没再搭理楚星焱,带着杜尘离开基地。

    谁知他刚进野区杀了几只变异兽,游戏信息突然刷出一条——

    「“幽魂2207”击杀“星Flame”。」

    “星Flame”正是楚星焱退役后用的直播ID。

    慕飞白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

    他是真没想到邱聿正巧排在对面,还给楚星焱来了这么个下马威。

    于是他打开队伍语音,幸灾乐祸:“哎呀,你怎么被Omega拿了一血啊?怎么会这样!”

    正等待复活的楚星焱:……

    慕飞白直播间弹幕:

    「哈哈哈哈慕神贱兮兮的!」

    「幽魂牛B!」

    「为什么我突然觉得,慕神对幽魂有点宠?是我的错觉吗?」

    然而弹幕刚刷出来,就听慕飞白在队伍频道开口:“我去杀幽魂,杜尘来野区。”

    这个安排明显是要一盯一死磕了,“有点宠”的言论不攻自破。

    然而,慕飞白想得很好,邱聿却并没有被他套住。

    两人在前线对上了三次,三次居然都以慕飞白被邱聿击杀而告终。在慕飞白等待复活的时间里,邱聿顺手又杀了两次路人、一次杜尘、一次楚星焱。

    慕飞白的直播间里,观众们一片惊叹:

    「卧槽,我怎么觉得幽魂又变厉害了?」

    「不会吧?是不是慕神放水了?」

    「我也觉得是幽魂变厉害了!好家伙,神出鬼没的,从背后刺杀那回,在慕神的视角里居然连他的脚步声都听不见!这特么得是多强的控制力?」

    慕飞白被杀了三回,却丝毫不见颓丧,反倒愈发兴奋。他再次复活,从基地出来就直奔邱聿所在的那条线,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

    两人很快狭路相逢,在掩体之间周旋了好一阵,距离渐渐拉进,邱聿弹夹打空的瞬间,慕飞白拎着长刀就冲了上去。

    邱聿仿佛早就预判到他的行为,反手抬枪架住刀刃,另一只手摸出刺刀反击,又趁慕飞白躲闪的时候,飞快将刺刀装在枪头。

    他短促地呼了口气,训道:“打得太激进了。”

    慕飞白咧嘴一笑:“玩就要玩刺激的。”

    邱聿也不怕他,迎面攻了上去。

    弹幕:

    「不是,这个幽魂真是Omega?这么猛的吗?」

    「他俩打起来太精彩了,卧槽,我好想看他俩打擂台1V1!」

    「赌一个鸡腿,幽魂这次又要赢。」

    这句话一出来,慕飞白的直播间直接化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