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

    「真的假的?居然在游戏里突然发|情?」

    「这Omega好骚,不知道鹰骑的训练室里会不会都是他的味儿。」

    「慕飞白能忍得住?不会当场把人标记了吧?」

    「谁知道呢,反正慕飞白当时就强退了,然后一整晚都没再开播hhh……」

    当晚,好事者把慕飞白的Rank直播录像传到网上之后,“鹰骑Omega情溢”这个引人遐想的话题突然出现在社交平台的热搜里,并很快爬上了前二十。

    网友们非常热衷这种带着香艳情节的东西,再加上前段时间Omega选手进职业联赛的话题引起过争论,很快,连路人都被吸引进来,话题越吵越歪,最终又变成了平权战士们的掐架场。

    慕飞白刷了刷社交号,越刷越气,干脆关掉手环,换上运动服,去训练室旁的健身房锻炼。

    却没想到,这都晚上十点多了,健身房居然还亮着灯。

    杜尘正在里面对着个沙袋拳打脚踢。

    听见门口的脚步声,他回头一看,见是慕飞白,鼻腔里“嗤”地发出一声冷笑。

    慕飞白缠好拳套,随口道:“笑什么笑,对队长尊敬点儿。”

    他平时就爱这么逗队员,其实从没摆过队长的架子。

    “这就是签Omega进队的结果。”杜尘停下动作,语气愤懑,“训练坚持不下来,比赛说不定都会受影响,真不知道老板是怎么想的。”

    慕飞白垂眸看着拳套缝线翘起来的线头,半晌,低声道:“他很强。”

    尤其是从头盔换到游戏舱之后,简直所向披靡。

    与这样的人战斗,慕飞白再次体会到了许久没有过的兴奋,所以,他在Rank里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向邱聿发起挑战。

    他不知道邱聿作为一个Omega为何会有那样宛如凝成实质的杀意,他只想一次次在死亡面前,将对方那种凛冽而又悄无声息的杀意仔仔细细刻在记忆里,融会贯通,变成自己的成长。

    “他再强也是Omega。”杜尘冷然,“而且都25岁了,距离联赛平均退役年龄还不到两年。这么大年纪不赶紧找个Alpha嫁了,没事来打什么比赛!”

    慕飞白瞥了杜尘一眼,没再开口。

    他来到旁边的沙袋前,回忆着方才Rank时,邱聿最后仿佛失魂的那几次攻击。

    那时的邱聿,分明处在几乎失去意识的状态,却给慕飞白带来了比平时更加致命的压迫感。他能感觉到,那个状态下的邱聿丝毫没有留下回防转圜的余地,如若慕飞白有一丁点反抗的余地,邱聿就会被他当场反杀。

    那根本就是孤注一掷、以命换命的打法。

    然而,慕飞白却一直没能抓住反击的空隙,直到邱聿自己后继无力。

    若不是他本身近战能力不错,换成战队里任何一个人,面对那样的邱聿,都有可能在一两秒内被击杀。

    想到这里,慕飞白沉心凝神,狠狠出拳,重重砸在沙袋上,试图模仿出邱聿在那时的状态,想要抓住那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精髓……

    见慕飞白不理人,杜尘也开始默默继续练习。

    可练了一会儿,他越想越气不过:“而且你也看到了,网上那群逼幸灾乐祸就算了,还说他就是被队里买来给你玩儿的!他好好一个Omega被人这么恶心——所以我就不理解,为什么非要签个Omega!签了也不好好护着,就任人胡说八道地糟践么!”

    他一脚踹翻沙袋:“气死我了!不行,我得骂回去!”

    杜尘说到做到,立刻打开手环就要开怼。

    却被慕飞白用力扯住手腕,猛地摔翻在地。

    “你骂回去,就是给人递把柄。”慕飞白居高临下看着杜尘,“你以为我不想骂回去?骂回去之后呢?你骂回去,让那些营销号抓住机会造谣他勾引你替他说话?你骂回去,给那些脑残提供更相信他是祸水的‘实锤证据’?”

    杜尘气得咬牙切齿。

    “职业联赛只看实力。”慕飞白道,“在他真正打出成绩之前,说什么都没有用,哪怕他在Rank里单杀了我三次,都有人说是我故意放水。”

    停顿片刻,他盯着杜尘的眼睛说:“他只有在赛场上才能证明自己,所以,你要做的不是帮他骂回去,而是努力进步,别在比赛的时候拖他后腿。”

    健身房门外,贺谨行远远看着慕飞白伸手将杜尘从地上拉起来,两人对了一下拳头,各自分开继续捶打沙袋。

    想到方才慕飞白的那句话,贺教练勾起嘴角,笑着摇了摇头。

    他抬起手环给李廷臻发消息:「放心吧,没打起来。」

    李廷臻:「小杜那个暴脾气,居然没打起来?」

    贺谨行:「想什么呢,咱们队长多厉害,几句话就把小孩儿说得热血上头,练格斗去了。」

    李廷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