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

    距离《终末世纪》夏季常规赛开赛还有十天,队员们在经理元鹭的陪同下,前往预约好的影棚录制选手介绍和宣传片——鹰骑的夏季赛阵容变化太大,春季赛拍的短片不能再用,若是只给邱聿、林近夕和路存补拍,又显得有些割裂,倒不如把全队拉去整个重录一版。

    邱聿被按到椅子上化妆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僵的。

    头部要害完全被另一个人掌握在手里的感觉非常难受,尤其是眼睛附近,化妆师拿着工具在上面扫,他就忍不住往后躲。若不是原身记忆里有类似的经历,他恐怕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恨不得一巴掌将化妆师拍开。

    “别动。”化妆师都无奈了,“坐好,躲什么?”

    “不用画那么多……”邱聿难得耍赖,想尽早结束这种精神折磨。

    其实,邱聿这具身体的肤质底子是很好的,五官也漂亮,日常看上去的确是不必雕琢的天然美人。

    但在镜头下面就不一样了,过于白皙的皮肤在镜头里会显得没有血色,摄影打光也会让眉眼变得浅淡许多,所以化妆是必须的步骤,就算邱聿再天生丽质也不能省略。

    化妆师单手就把邱聿镇压了:“坐好,嘴巴张一点。”

    说着,他取来一支豆沙色唇膏,拿刷子沾了,轻轻涂在邱聿的嘴唇上。

    看到邱聿脊背僵硬、双拳紧握的样子,慕飞白忍不住笑,突然觉得出来拍宣传视频也挺有意思的。他以前之所以会对这类行程不耐烦,那一定是因为当初的队友们都太无趣了。

    周澍蹭到慕飞白身边,坏笑:“眼睛都快长人家身上了,就这么好看?”

    慕飞白瞬间收回嘴角不自觉的笑意,眄着周澍:“管好你自己。”

    周澍不怕他:“啧啧啧,有了新欢,旧爱就‘管好自己’了,我好伤心啊队长!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始乱终弃!”

    慕飞白嗤地笑出声:“哟,你今儿抖起来了?不是昨天看他一眼鼻血就流了一地的时候啦?”

    周澍:???

    “我那鼻血是被你撞出来的!!!”

    反正他绝对不是因为看了邱聿的身子才流鼻血的!他喜欢的可是前凸后翘的性感大美女!

    慕飞白啧啧:“我撞你后背,你鼻子流血,你血管还带传导的呢?”

    周澍:……

    他试图找回场子:“还记得咱俩刚进队那年,你跟老张打的赌吗?”

    说着,又学慕飞白当时的样子扬起下巴:“兄弟一生一起走,谁先脱单谁是狗——所以你现在想当狗了,我明白。”

    慕飞白抬手罩在周澍脸上,嫌弃地把人推开:“滚蛋。”

    末了又低声道:“别乱开玩笑,对邱聿影响不好。”

    见慕飞白说这句话的时候神色严肃,周澍笑着撇了下嘴,没再继续贫嘴。

    队员们换好衣服化好妆,拍摄很快开始。

    慕飞白和周澍对流程轻车熟路,杜尘春季赛当替补的时候也拍过宣传,但刚刚进队的林近夕、路存和邱聿都是第一次接触这个。拍照片的时候还好,反正姿势都是摄影师帮着摆的,战队宣传照也不需要选手笑,板着脸就行,眼神情绪就更没要求,单人加上合影,不到半小时就全部搞定了。

    然而,到拍视频的时候——

    “虽然我只是个新人,但电竞不问历史,只看未来。我有信心可以超越自我,为战队带、带来……胜利……”

    台词背到一半,路存卡壳了,脸颊顿时红成一片,忍不住低声嘟囔:“这样说会不会太不谦虚了?”

    台词作者元鹭叹气:“这是宣传视频里要用的选手宣言,当然要有舍我其谁的气势!连说都不敢说,又怎么能赢呢?你就想,你现在就是天下第一,在座的别人都是垃圾!”

    路存眨巴了一下眼睛,不由看向站在元鹭身后的慕飞白。

    在座的别人都是……他可不敢想。

    会被揍的。

    路存和林近夕两个人的视频就足足拍了一个小时,轮到邱聿的时候,元鹭整个人都快抑郁了。

    “小邱,一定要有气势!把你最强的气势摆出来!知道吗?”她挥着拳头给队里唯一的Omega打气,“加油!”

    邱聿关掉手环上的台词页,起身站到被360度全息镜头围绕的空间里,几乎没有酝酿,轻轻抬起眼睫看向摄影师方向的主镜头,漠然开口:

    “英雄不问出身,我迈出了第一步,就是开启了一条新的道路。在这条路上,我会勇往直前,走向胜利。”

    语气铿锵,眼神坚定,情绪居然也很到位,只看气势,令人很难相信他居然是个Omega。

    摄影师和元鹭都愣住了,直到邱聿疑惑的目光看过来,元鹭才猛地回神:“啊!啊……不错,过了。”

    话音落,她双眼倏地一亮:“哎!小邱你真不错呀,气势很足!特别好特别好!就是应该这样!保持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