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第18章

    舒眠想,沈淮枳原来是个这么口是心非的人吗?

    昨天好像都打算把小鸡腿和盒饭丢了,难不成自己一走就又给捡回来了。

    沈淮枳抽了张纸巾,盖在舒眠沾了汤汁的手上,到底没要舒眠的包子。

    既然已经被看见了,沈淮枳吐了骨头,这才把吃完的塑料盒饭给正式丢掉了。

    舒眠见她不接,怯生生的捏着那张沈淮枳给的纸巾,“沈同学,你在写我的作业了吗?我就是过来看看你写没写。”

    沈淮枳嗯了声。

    舒眠说:“你帮我写了作业我都没带什么东西来,我……我只有这袋包子了,你收下吧。”

    沈淮枳以为自己听错了。

    昨天那和小叮当一样掏啊掏的掏出来的一大袋不是东西?刚刚自己吞进肚子里的肉不是东西?

    舒眠发现今天沈淮枳手臂上的纱布白白净净的,知道换了新的药就放心了。现在还早,没几个人来上网,所以舒眠就站在沈淮枳的旁边。

    沈淮枳看她在那站了好一会儿,“你还有事情?”

    舒眠眨巴了下眼睛,为难地垂眸想了想,又抬头,也不想让人听见,于是微微往前靠了一下。

    “想告诉你一定要好好学习!”舒眠认真极了,说起这样的话来正经的模样却也很可爱,“等你上了大学,就会很受欢迎很受欢迎,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都会喜欢你的。”

    这番话主要是舒眠想要用来激励沈淮枳在逆境中要保持信心。

    到时候莫清秋这样的人又算是什么呢?等沈淮枳找到那个匹配度极高的人成功的二次分化,又有着优异的成绩,她可能会是那种电视里面才能见到的厉害人物,会远离这些卑微不堪的过往,会离自己这些平凡人越来越远。

    舒眠压下心中不知为何冒出的惆怅,乐观的想,不管怎么样,只要能让沈淮枳变好一切都好。

    而沈淮枳听见舒眠的话,就只想起了昨晚上看到的那张纸条。

    那上面写着要让自己在大学里找一个匹配度最高的omega,是这个意思?让自己读书竟然就是为了去找漂亮的omega?

    沈淮枳:“……”

    没记错的话,自己面前就有一个omega,还是刚分化的那种。

    扫了一眼舒眠手腕上带着的表环,沈淮枳问:“那你呢?”

    “啊?我?”舒眠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鼻子,害羞地给出了一个答案,“我……我会是你一直的好朋友。”

    沈淮枳:“?”

    沈淮枳面无表情地把习题册合上:“我要上班了,你走吧,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

    终究是自己想茬了,舒眠这小姑娘像是脑袋里少根弦。

    从舒眠一开始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到现在,沈淮枳的心理已经从一开始的【哦,她是喜欢我】到了【她到底是不是喜不喜欢我?】的转变,次次的结果都让她觉得自己挺自恋。

    如果只是为了自己的钱,那现在大可不搭理自己,就和那些人一样。

    可舒眠为什么不走?

    一个这样天真的omega,不知道以后会被多少人觊觎。她已经不再是曾经的沈淮枳了,给不了舒眠任何东西。

    舒眠还想待一会儿,但沈淮枳要上班,她也不好意思总站在这边影响她。

    包子也送到了,知道沈淮枳会好好写作业也能放下心。舒眠没有强留在这里,和沈淮枳说了再见就拿着自己的小背包下楼去了。

    到底下没几步,她就看到了路边的杂货店里有个熟悉的身影。

    莫清秋脸色很差的在理货,杂货铺坐在柜台的老板娘无奈地看着她,小声说:“你刚刚是不是碰到你同学啊?要不请来咱们这玩一下,从来不见你带……”

    “闭嘴!我不想和你说。”想到这个莫清秋就烦躁,要是自己真是个富裕家庭的孩子该有多好,她一转头,刚好看到了在店门口舒眠。

    小姑娘安安静静地在那里,不知道听多久了。

    莫清秋的神色一顿,舒眠已经笑了起来,用最纯真的模样进行精准打击:“咦,莫学姐,原来你住在这里啊。”

    “你……”

    还没等莫清秋开口,舒眠对着老板娘那边打了招呼:“阿姨好,莫学姐平时在学校很受欢迎的,大家肯定都很愿意来家里面做客。”

    虽然长得温良无害,但舒眠并不属于那种圣母心泛滥的人。她一想到莫清秋是怎么对沈淮枳的,就不想对这个人客气。

    老板娘惊喜道:“真的啊!秋秋,怎么平时都不和妈妈说的,这个小同学,你快进来坐,玩一会吧?”

    莫清秋脸都黑了,眼底情绪在翻腾。

    舒眠摇头,乖巧地说:“不了,谢谢阿姨,我要回去了,莫学姐也再见,希望以后有机会莫学姐可以邀请大家一起来看看。”

    她的重字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