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病娇血族强制爱1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这是一个人与血族共存的世界,血族便是人们口中常说的吸血鬼。

在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残忍,权力至上。

乐少宁和叶管家到傅宅时,天色已经很暗了,小的时候经常听母亲说起关于傅宅的事,虽然工作繁忙,但她的脸上却总是挂着笑容,好像来到傅宅工作是一件多么美好多么光荣的事情。

人类是血族的食物,这个说法如今只存在于遥远的古代。

可伴君如伴虎,跟随着这些看似优雅高贵,实际情绪阴晴不定、残忍嗜血的血族,其实是相当危险的,叶橙便是死于被不知名的血族袭击,然而她地位低下,即便是死,也没能找到犯人,为自己讨回公道。

那就是原主的母亲叶橙,今天是她的葬礼。

乐少宁看见叶管家朝自己招手,犹豫两秒,放下抹布走了过去,紧张地把刚挽起来的袖口放下去。

傅氏一族是如今世间仅存的四大上古皇室血族之一,身上流淌着初代血皇的血液,因此在这个世界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权势滔天,炙手可热,主角之一正是这个可怕家族的继承者。

年幼的乐少宁体会不到母亲快乐的原因,只在心中种下了或许血族们都是好人的印象的种子,然而现在,母亲的死却把这颗种子毁掉了。

耳边传来轻声的议论,乐少宁抬起眼,看见挂在狭小房间上方的一串黑色葬礼绸带,白色的菊花如幕布般围着最中间的棺材,木桌上摆了一个朴素的相框,里面是一位美丽妇人的照片,穿着相当朴素,笑容很温柔。

原主的母亲及其上的祖辈们全部都是人类,世世代代侍奉作为皇室血族的傅氏,从最早一位祖先开始身体里流淌的就是家仆的血。

系统:“已送达第二个目标世界,请乐先生圆满消除气运值,并尽量达成支线任务。”

乐少宁回过神,转头看去,站在他身后的是个中年男人,留着花白的胡须,穿了一身很正式的黑色西装,看款式像是丧服,苍老的脸上神情郁卒。

作为真正的顶级血族,永远不会缺少食物,科技赋予了他们更加发达的血液制造和提取技术,远比人类的血美味得多,除非顶级的质品,吸普通人类的血,对部分自持清高的血族们来讲是一种自降身份的表现,和野蛮的远古祖辈没有区别。

“傅老爷,”叶管家走上去,接过对方的手提包,恭恭敬敬道,“我把这孩子带过来了。”

傅晚钟自上而下地看着乐少宁,带来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半秒后以严厉的声音问:“该教的都教了吗?”

刻有精美雕花的庄园大门在护卫的指示下缓缓打开,一队黑车顺着白色的直行车道停在别墅门口,场面有着说不上来的庄重。

视线逐渐有了焦距,乐少宁揉揉眼睛,感觉到有人从后面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

为首的那辆车门打开,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走下车,后面跟了好几个人,他同样穿着黑色西装,面容不怒自威,双眸显出与常人不同的血红色——血族。

母亲的死令原主悲愤无比,可他生于傅氏,同样也得和无数祖辈一样,在上一代去世后便接替父母的位置,继续忠于傅氏,哪怕明白自己的亲生母亲是被傅宅里的某一血族害死,也只得将仇恨压抑在心底,继续忠心耿耿地为傅氏的血族们服务,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教过了教过了,这孩子聪明着呢

他是第一次踏入傅宅,跟着叶管家学做事,面上没什么表情,也许是刚刚的哭已经让脸部麻木了,所以情绪暂时无法出现太大的波动,直到他听见附近传来几名女仆激动的声音:“傅少爷回来了……”

但大多数血族只会选择与血族交朋友,特别血统越是纯正的血族,便越是喜欢独来独往。皇室家族多数极为高傲,个性孤冷自大,即便愿意让人类跟随,这个人类可能也只是他们的仆人或者随从,不能代表任何身份。

他是原主的舅舅,叶橙的哥哥,也是他口中那所傅宅的责任管家之一。

血族数量稀少,且内部的等级制度相当复杂,这个世界里,站立在金字塔顶端的存在便是皇室血族,无论在社会还是在校园,都会被无数人和普通血族簇拥着,巴结着,讨好着。

乐少宁跟上王管家的步伐,感受到绵绵细雨,便抬头望了望天空,天幕挂满阴霾,乌云层层叠叠堆积,满地都是下雨后的水汽,脚踩过的水坑溅起的泥土都沾上了裤腿。

乐少宁顿了顿,进入之前系统并没有告诉他有关支线任务的事情,但后面想起这是根据进度随机发放,难度并不算高,便没问。

“小宁,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回傅宅吧。”说话的人摸了摸眼角的泪,扶着乐少宁的肩膀,叹着气说道。

乐少宁停下用抹布擦桌子的动作,抬头望向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