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病娇血族强制爱15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这一瞬间比想象得还要快,就像斩断了静谧空气里紧绷的细弦的利刃,让傅辰槿同时也听到了自己多年埋下的骄傲和自尊无情绷断的声音。

乐少宁浑身软绵绵的,哪个地方都使不上力,脑袋晕得厉害,感觉傅辰槿这一口快要把他整个人都吸光了,就连傅辰槿抱着他走上床的时候也完全没有办法挣扎。

因为失血过多,乐少宁只觉得自己特别特别困,整个视野天旋地转的,索性闭上眼睛,良久以后,他感觉到自己的眼尾湿湿热热的,似乎有谁在吻他眼尾的眼泪。

你抱了一晚上还没抱够?乐少宁忍不住在心里骂。

幸好后面有座衣柜挡住,否则这股冲击力能让乐少宁直接摔到地面摔出脑震荡。

不知道过了多久,傅辰槿放开乐少宁,舔了舔鲜红的嘴唇,脸色明显比之前红润许多,反倒是乐少宁脸色苍白。

乐少宁看着傅辰槿苍白的嘴唇颤抖,抓住床单的五指“啪”的一下,竟然穿破了棉絮和床单,硬生生将床板扣出了五个带有木头碎屑的深洞。

“别动,”摁住浑身僵硬还总是想逃走的乐少宁,傅辰槿深深吸了一口气,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威胁的意味,“让我抱一会儿,如果你再动,我不保证会不会做其他的。”

乐少宁被吓了一跳,身体一抖,刚要说话,傅辰槿盯着他,开口问道:“醒了?”

傅辰槿虽然状似盯着别处,其实余光

乐少宁抿紧嘴唇,看着傅辰槿那张染了血显得有些狰狞,却依然俊美的脸,目光逐渐柔和下来,抬起一只手穿过他的黑发,轻轻揉着他的脑袋,像在给一只大型猫科动物顺毛。

脑子的反应很麻木,傅辰槿不说话,乐少宁的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不顾得这是在什么地方,也不顾得他身边还有个傅辰槿,最后终于不堪重负地沉进了睡眠。

他直勾勾地看着乐少宁流着血的手,瞳孔压得很紧,心脏跳动的声音极其的清晰,越来越急促,一声比一声还要震耳欲聋,仿佛潮水不断冲刷着理智的堤岸,使得他的胸口起伏得更加剧烈。

傅辰槿喉结滚动,半眯的眼眸颜色若深若浅,甜美诱人的味道令他无法放开乐少宁,制造出来的高冷可怕的铁壁,恐怕在这一瞬间尽数崩塌倒下了。

乐少宁将衣袖往上推了推,露出手腕和整条小臂。

傅辰槿一动不动,僵硬得宛若一尊雕塑。

他大口含住乐少宁带伤的那片皮肤,瞳色变得无比猩红,牙尖用力得像要咬断乐少宁的手腕骨,却又并没有造成新的伤口,温热的舌头舔过伤口时甚至减轻了伤口的疼痛感,逐渐变作另一种感觉。

他身体僵了僵,抬起头便对上一双血红色的眼眸。

乐少宁手肘一撑想从床上坐起来,下一秒就被傅辰槿拽住了手臂,他整个人平衡不稳地重新栽回去,一脑门撞到傅辰槿的胸口上。

看着乐少宁俊秀漂亮的脸一点一点变得僵硬起来,傅辰槿像是心情很好地勾了勾嘴唇:“在本少爷床上睡得还舒服么?”

没想到身上盖着被子,很暖和,但他衣服还穿在身上,手臂的伤口也在,轻轻一动就疼。

乐少宁难受得要命,眉头蹙得很紧,眼眶一点一点地红起来。

像是一场电影放出来的慢镜头,乐少宁手臂上的红色血珠如滚珠般轻盈地滑落皮肤,向下坠落,而后“啪嗒”一声响起,滴落在了地板上的那一滩碎瓷片里。

刚刚动得太厉害,结果不小心碰到伤口,现在手腕那道被瓷片划出来的地方,就像是苏醒了一般越来越疼。

乐少宁活动了一下保持了一晚上这个动作而僵硬酸疼的身体,终于感觉到自己的额头枕到的地方柔韧而坚硬,像是枕在包裹着丝绒的钢板上。

他眼前有点发黑,被傅辰槿放开后,身形摇晃了一下,快要往地面栽倒时,又被傅辰槿伸手一把抱在怀里。

“刷——”

.

乐少宁的后背重重撞上衣柜,傅辰槿的右手如铁钳般扣住了他的腰,另一只手握住他的手腕,低头伸出舌尖,贪婪而用力地舔舐他腕上的血液。

他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也不知道傅辰槿能坚持多久。

“砰——”

几秒的时间,他终于听到了喉结滚动的声音。

瓷片划过后,他纤细的腕上便出现了一道显赫的红色裂口,只在短暂的几秒便涌出鲜红的血液,不消片刻就染红了他光洁雪白的皮肤,顺着整条曲线漂亮的小臂滑下。

血液还在不断地下滴,乐少宁轻轻皱起眉,下意识咬住自己的下唇,麻痹过后,手腕传来的剧痛让他眼眶发红,手臂颤抖得很厉害,连呼吸都是不稳的。

大约凌晨六点左右,乐少宁的生物钟让他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