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病娇血族强制爱27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傅大少爷,这可就是你给我们血族铁口铜心的保证,真是不负众望!”大长老脸色铁青,“啪”的一下拍上桌面。

“这个半吸血鬼从小就是以人类的身份长大,心里根本从来没有将血族当成同伴过,况且他的母亲当初还是被血仆袭击去世,怎,盘算着什么时候将我们一网打尽了!”

由于这个世界,上存在拥有政府赦免的处决令的吸血鬼猎人,那些被血族驱逐的血仆们几乎无法正常存活,因此它们会选择藏匿在隐秘的地方,当食物不充足时便会捕食同类。

“说够了没有?“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一个队员略有些不耐烦地回答他,一边把笼子抬起来,粗鲁地“啪嗒”一声扔进装甲车后厢内。现在那个箱子被放置在公路的正中央,距离他们潜伏在公路附近已经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低级血仆在笼子里面“吼吼吼”叫了也快一个多小时,乐少宁听得快被催眠了。忽然,那笼子里的血仆静止了几秒,瞪大空洞的眼睛注视着某一个方向。乐少宁听见林允诺道:“都准备集中精神,血仆要出来了。”大概半分钟后,几只体型更加巨大,嘶吼声震耳欲聋的中级血仆从土堆中爬出来,出现在附近的树林里。林允诺一声令下,潜伏在周围的所有队员便一 拥而上,“砰砰砰”子弹上膛射击的声音不绝于耳,纷沓而至的脚步在夜里有序响起。那几只中级血仆正用巨大的爪子拍打着关有低级血仆的铁笼,张着血盆大口“咔咔”啃咬,下一刻,其中一只便被子弹贯穿了整个大脑,轰然倒地。瞬间乐少宁才明白,林允诺口中所说的吸血鬼的工作,其实并不是真的吸血鬼,而是单纯指没有意识的低级血仆。

傅辰槿低沉冰冷的声音响彻在室内。安娜用余光扫了一眼傅辰槿的脸色,被吓得不敢看了,赶紧低着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几名长老

“喂,你有没有觉得奥斯汀队长最近好奇怪?“

“为什么要把他关在笼子里?”出任务之前,乐少宁看着面前铁笼里瑟瑟发抖的低级血仆,忍不住问其他队员。

“砰一!”眼前的桌面被一只握紧的拳头重重砸下,让大理石筑成的圆桌竟硬生生皲裂开了一圈一圈蛛网般的裂纹,随即压来的是属于顶尖级纯种血族骇人的压迫力,让前一秒还七嘴/ \舌叽叽喳喳的会议室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谁在说话呀?”不远处传来奥斯汀罗德,也就是林允诺温柔至极的声音。三个人瞬间僵住了,感觉到嗖嗖冷箭从体内穿刺而过,埋着脑袋安静如鸡。苍蝇般嗡嗡的议论声终于停下来,林允诺收起笑容转过身,凝视前方的目光冷漠而毫无感情。等待的时间太久,乐少宁已经蹲在灌木丛旁边打了好几分钟的瞌睡,直到他的脑袋“砰”的撞到树干,才揉揉眼睛清醒过来。跟着血猎出了大约五六天的任务,乐少宁总算开始熟悉组织的活动流程。其实近段时间血族的长老殿也有暴动, 但范围较小,还不至于波及到乐少宁这边,让乐少宁觉得更可怕的是,之前林允诺口中所说的血猎组织内吸血鬼的实际工作。6154514023

“任务一组的组长还是那个奥斯汀家族的继承人,他们曾经在同一所学院就读,看来这叛徒早就给自己铺好了后路。

血族总部长老殿。片里的男子身形纤瘦挺拔,迎着火光翻”飞的衬衣衣摆依稀可以辨出腰身劲瘦,就算戴了护目镜,那张柔软的薄唇和下巴精致的曲线,傅辰槿也能在心里记得分毫不差。

就算是卡尔特家族的安娜, 现在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无论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乐少宁在傅宅呆得好好,为什么非得跑出去加入人类组织,加入就算了,偏偏还是以吸血鬼猎人的身份,那不是摆明了想跟他们作对吗?

“六月十二日主动申请脱离血族名籍,十五日加入血猎组织,登记代号为瞳,由此与血猎-组执行任务猎杀血族,为期五日。”血族将侦察者发来的资料全数放上了银幕。

“是啊,自从那个血族进队后,奥斯江得很.....如果别人用那张脸,我可能会觉得挺可爱的,但奥斯汀队长这么做我只会起鸡皮疙瘩。”潜伏在路边准备袭击血仆时,队伍尾部的两个队员闲得无聊在偷偷嚼舌根。队员像是想起来什么,连连应声;“那倒是。”

所以血猎组织所饲养的那些低级血仆,只是在任务时被当作诱饵, 又或者实验室的研究对象,毕竟血仆体内的基因和真正的血族有高度相似性,否则他们不可能掌握得到那么多有关血族的资料。捕捉到任务目标,队员们将那几只血仆的尸体打上标记拍了照,扔进土坑里点燃,进行火烧焚毁。乐少宁的母亲就是被血仆袭击去世,所以他知道现在的自己没有资格去想其他的,弱内强食的生存规则而已。扬起的火光中,在看不见的公路边停着一 辆黑色小车,直至血猎队员们依次上车离开案发点,那辆小车才开走。异常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