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禁欲上将的心尖宠8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乐少宁听到柯诺尔离开的脚步声,门被粗暴地打开又关上,空间即刻陷入一片寂静,除了他以外一个人也没有,空荡得可怕。

“谢谢将军,”乐少宁的嗓音柔软清朗, “真好吃。”

看着柯诺尔发黑的脸色,乐少宁总算意识到什么,忙从沙发上爬下去,起身要去桌边把那具模型收起来。

“不会的,”乐少宁沉默片刻,终于开了口,音量不高,但意外的有种沉稳感,“我是他恋人,我相信他。”

“别再去碰你的伤了,这么按只会让情况恶化,到底想不想好起来?”柯诺尔对着乐少宁的言行举止不断地皱眉头,“以后不要再来联邦基地找我,这里不是家属见面室,不是你随随便便就能跑过来的地方。”警告了半天,才发现乐少宁压根没听进去自己的话。

东方人典型的黑发黑眸,乌黑的睫毛沾着亮晶晶的泪珠,两只黑眸圆溜溜的盯着人,像只小狗,这样的眼睛藏不住什么东西。

联邦几乎每一名高级军官都来自各大军校的精英班, 而军部战神柯诺尔当初正是斯廷福克军校的第一一名。

他含着东西,鼓着腮帮子,又惊又呆地抬头看着柯诺尔。嘴里的是什么东西?奶糖?柯诺尔从哪里找来的?

“这个放这里,”柯诺尔看着窗外,没看乐少宁, “你带回去也不方便。”

对他来说,生日礼物或者派对都是可有可无、浪费时间和金钱的东西,如果让记者拍到,可能出现不好的传言,对联邦及军部产生负面影响,所以他从来不接受任何人的赠礼, 包括亲人和朋友。他立即道,“不想要的话......我可以带回去。”

堂堂上将竟然会有这么可爱的小玩意儿,乐少宁忍然感觉自己被撩到了,悲伤感瞬间消失大半。

乐少宁的眼皮又肿又痛,因为不断地伸手揉,现在连睁眼都不舒服。柯诺尔的指尖碰到了他的额角,指腹上带着常年握枪形成的薄茧,温度远远比自己要高,烫得他轻轻哆嗦了一下。

作为联邦上将,三军统帅, 上千将士们心目中的标杆人物,一举一-动皆是万众瞩目,柯诺尔安德森的日常生活素来过得低调简单。

坐了不到五分钟,门忽然被重新从外面打开。开门声,乐少宁浑身都怔了一下,抬起头的时候脸上还很懵。柯诺尔关上门,一边走来,手中一一边迅速地剥着什么,到了乐少宁面前时,他抬起手,低沉道:“张嘴。”乐少宁乖乖张了嘴,下一刻,他的舌尖尝到了很甜的东西,在口腔里立即蔓延出浓郁的奶香。

能从斯廷福克联邦军校的精英班毕业,是一 项极大的荣誉,今后若是要在军部阡作会进行优先考虑。

精英班无法在招生时找齐,而是从第一 学期的学员成绩里选拔出综合成绩最优异的几名组成,无论Alpha、,但古往今来,能进,入的0,毕竟他们大多数都无法

就如柯诺尔所说,乐少宁回宿舍的时候果然被教官扣了分,估计还得受一两次罚,只是没有第一次严重,毕竟开学第一天,教官要求格外严格,很大程度上想给新生们杀鸡儆猴,以免他们太猖狂。

乐少宁的声音不大,低落地动了动嘴唇:“生日。”

“你要申请去精英班?”担任的教官看着乐少宁提交来的申请书,满眼震惊,“你确定吗?哪里可是训练强度最高的精英班,以你的身体素质吃不消的。”乐少宁坚持道:“老师,除了体质监测,我的各项成绩都已经达到标准了。”

现在已经过了傍晚,窗外的天际还留有最后一 线余晖,橙红浅金的光晕流转在0和脸颊,印出了他嘴角边那颗不太明显的梨涡,还有那双弯弯的月牙一 样的眼眸,黑色得宛若玛瑙,莹亮得宛若藏了星空。

“好。”乐少宁微愣,小心收回了手,拽起背包,回头望了望站在窗边身姿挺拔的上将,不知为什么忽然觉得他的身影看起来很孤单。

系统无奈地继续道:“乐先生,您还是决定在这个地方浪费时间吗?”

明明看似年纪不大的小孩,个性却意外的执拗, 又粘人又惹人烦,乱糟糟的头发和软嘟嘟的脸,站在那儿就让人想欺负他,欺负

乐少宁坐在沙发边,一动也不动,视线空落落地盯着自己包上绷带却仍然渗出血色的手指,仿佛在发呆。乐少宁没吭声。

久违的烦躁感又逐渐浮出柯诺尔.上将的心头。120手,冷着脸一字不言。

“你究竟来做什么?”柯诺尔用指腹擦掉他眼尾淌下来的泪珠,语气里难得带上了无奈的情绪。

若是放在以前,有个人在他面前这么毫无章法的乱哭,柯诺尔早就忍不住把人顺着窗户扔出去了,但却不知为什么,他无法对眼前的乐少宁下手。

“柯诺尔将军,有机会我会再来找你的。